分类 文章 下的文章

简单幸福的一天


2013年5月23日,这个生日,在河北度过,过了今天我也就24了,即将进入生命中的第三个12年,这一年会发生很多事,毕业 ,就业,分离,团聚,相亲,甚至结婚,有好多都是我没有想过的,但是他的的确确的发生了,就在我眼皮底下。 不管开始是怎么的抗拒,但是事情还是如期的发生和结束,没有任何的办法去阻止去拖延,逝者如斯。 大学中和我的2货室友们一起度过了三个生日,每次都被拖得精光,拍“裸”照,合影,用奶油涂抹的跟个小白... 阅读更多»

天使与吸血鬼


天使的泪水滴落人间,幻化为一颗水晶,落在吸血鬼的棺木前! 当月光洒满黑森林,吸血鬼进食的时候到了,当吸血鬼打开灵柩的时候,被这剔透的水晶深深的吸引。吸血鬼捡起水晶,凑近一看,发现水晶里面出现了天使!天使洁白的翅膀,纯洁的脸庞,忧郁的眼神,触动着吸血鬼每一根神经,吸血鬼是多么想伸手擦拭天使的泪水!当他手触及水晶的时候,天使抬起头,看着吸血鬼温柔的笑着,吸血鬼傻傻的看着! 这时,上帝出现在她的面前,... 阅读更多»

纯手写


写在前面:很多时候,很多人都会突发奇想的写点东西纪念一下某些东西,但是苦于文思有限,都是做罢,但是如果不写那就更是很不情愿,先来想去,还是写点,最后发现不伦不类………… +————我是福元 是好久没有亲自写过什么日志了,(渐渐发现现在的写作水平,远远的不如小李了)有点时间,不是打排球,就是看书,或者淘宝了。渐渐的发现自己,很少给自己一点时间,发一下呆,坐在那里认真的想一些浪费脑细胞或者催泪的回忆了。那些年... 阅读更多»

多看一眼也心痛


当你很爱很爱一个人时,就连望他一眼心也会痛。 他没有做过伤害你的事,甚至只不过正躺下来睡得深沉;可是,你望着他,心忽然就痛了。 我爱你,所以就连望你一眼,都痛。 爱,真是一种症状。你知道吗?只有最严重的疾病才会令心脏抽搐,可是,因为爱上了,故心痛得贴近死亡。 记得第一次为一个人心痛的悸动吗?你按着心坎,你皱眉,你苦恼了,然后你才知道,心那么痛,原来是爱情来了。 有些女孩子可以很爱很爱一个男人,爱得天... 阅读更多»

我们在路上


似乎时间过得没有风景变换的更快。 短短一个季度似乎像半个人生。 ---梦魇 一直抬着头寻找一片天空, 蓝色的天空。 用流浪体记叙着人生。 这个天没有风筝,没有雄鹰,似乎联鸟儿都没有。 深蓝的,蓝的可以坠进去。 蓝的可怕,或许四五年前我在头上曾经寻找到过。 毕竟那只是抬着头的记忆。 北京,北京一夜。 是人生的追求,也是对浪漫的追求。 但是自己属于不信守承诺的人,或许是太随意许下了诺言。 我曾抱怨没有那蓝的可怕,... 阅读更多»

写在母亲节


写在前面:又是一年母亲节时候,你跟母亲打电话了吗?你给母亲买东西了吗?送礼了吗?你对得起母亲吗?母亲养大你容易吗!!————我是福元、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母亲节的时候了,和往年一样,我没有任何“表示”跟母亲,以至于我都不关心那一天是母亲节,今天和同事聊天说昨天是母亲节还被同事笑话,那又怎么样! 昨天,就看到了各大电视台铺天盖地的都是什么母亲节的节目,音乐频道的母亲节歌曲,电影频道的关于母亲的电影,综艺频... 阅读更多»

我说的过来人


我见识过真诚的信仰。 也见识过无聊的信仰。 还见识过无耻的信仰。 其实我自己的信仰比以上所说的更为变态、 我时常在想、自己在幼稚园、小学、初中、高中、包括没有上学的那段时间、为什么没有多些XOXO呢、 当我用现实生活推翻对信仰的向往、所以这时候我重建了自己的信仰、 我信仰着无党派的生活、再那里可以肆无忌惮的烧杀抢掠、还可以做很多无耻的事情、 我想说、我急需神的力量、或许重温、或许疗伤、 我不需要的是羡慕和... 阅读更多»

再累。。。


承担自己的选择是一件非常疲倦的事情。 尤其是尚未见到曙光的时候。 整个四月是我长这么大最艰难的日子,发生太多,改变太多,而五月我却要整理好心情再次出发。 非常非常累。从来没有这么累过。 身体也很糟糕。 希望尽快好起来。 因为,等着我的是更艰难的旅程…… 有力气才行。 不然真的想躺下,长眠五千年。 阅读更多»

谁的青春一无所变


五个月之后我来到了合肥。今天,第八天。 之前总是拿这个城市和熟悉的上海相比,我们对一切未知或不熟悉的东西总是排斥的,所以不免会觉得反感。可是经历这五个月的缓冲,也觉得对这个城市并没有原本的讨厌。 那些我们曾经以为会念念不忘的东西,也慢慢被抛之脑后。 那些曾经信以为真的感情,也如昙花。或许还没开,便已凋谢。 现在才明白,离开之所以伤感并非只因害怕再也不能相见。 也因你深知,离开便意味着结束。还有人走茶... 阅读更多»

这样的一辈子


今天下班在路上,慢悠悠的骑着车自己晃,车子转进一条每天都要走的小路上,本来人流很拥挤但是今天好像没人走过,大概是五一的缘故把,走了大概有50米的样子,看到了这对老夫妻,老爷子今天年应该有七十岁了,老婆子今年也差不多七十岁了,但是看来他们身体还算硬朗,老爷子能把载重的车子骑得起来,但是没有不负重的老婆子的车子快,老婆子会在快追上老爷子车子的时候用手狠狠的推一把,让老爷子的车子快一点,让老爷子省力点... 阅读更多»

关于福元

福元,出生于公元1990年4月15日,安徽宿州人,业余摄影师,业余设计师,业余程序员,业余挖掘机驾驶员,IT民工社会闲散人员,先后毕业于大王庄设计学院、小王庄摄影学院,眸之电脑专修学院,皇家布鲁斯特挖掘机学院,曾担任小王庄第二摄影对副队长兼伙夫,擅长低快门拍摄运动物体和无灯拍摄等,曾参与小刘庄计划生育宣传栏设计和小王庄第一洗浴中心--天上人间(现在处于停业整顿期间)开业典礼的拍摄,曾担任某世界五百强企业运维和软件开发人员(曾删除主数据库后引咎辞职),曾参与某市旧城改建项目--强拆先头部队的挖掘机驾驶员(因误操作导致被拆房屋旁边的电线杆倾斜而跑路)。负债数百万,现流落于杭州,以给街边少妇看相算卦为生。作品详见 http://www.fuyuan.me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