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面:好友zhaoqi之文,摘抄而来,不敢有一字更改,每每拜读受益颇深,但愿好人平安,祝福。

我承认我是任性的,在今天,我只想跟她一个人打电话。 拨了号,却再也打不通。 别人的妈妈,想起,但终究执拗的觉得那是对她的不忠。 想想还是骗不了自己的心,不愿做违心的事情。

我尚未为人母,无法感知为人母的滋味。 但在每个孤单的夜里,想起她,心里总是失落的。想起如今她不在,总是觉得像个失忆了却被走丢在大街上的孩子一般,不知该往哪去,总想大哭一场。 可那又能怎样呢。 哭一场,哭一场,再哭一场…她还是回不来了。 我告诉自己,她如我这般的思念她的父亲母亲,所以也如此执拗的去找她们。

想起小时候,她梳着了一条长长的大辫子,后来被人扯下一撮头发后,含着泪把头发剪短。 岁月是把杀人刀,硬生生的把一个如花似玉的美貌姑娘,一刀一刀磨成了灰。 也记得,我小的时候养了第一只猫老死了,她让姐姐抱住我,硬是把小猫埋了,我哭的伤心。却在隔几天的早上,去县城赶集会给我买了一只纯黑的小猫。 虽然她从来都不赞成我养猫,也从来不喜欢猫。但她知道我喜欢。 更记得,当我们兄妹几个都在外面上学,爸爸整天忙工作,她一个人干农活,中午一个人不想做饭只吃馒头的辛苦。想想她曾经也是一个正式的高中生,在那个年代。 所以怎么甘心一辈子在家做农活。 所以在最后我陪她的日子里,她经常会说,想让我找个家里的对象,因为那样可以在她老得时候身边有个人;却又想让我留在外面,因为不想让我再像她一样。 终究,她不善言辞,一辈子省吃俭用。却把最深的爱给了我们。

此生,再无一人如她般爱我。 也再无任何人能代替她在我心里的位置。

愿她无病痛。 愿她一切安好。 爱你,妈妈。

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