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每个男孩都是骑着白马的王子


亲爱的女孩们,不是每个男孩都是骑着白马的王子,所以,请不要苛求他不够高大和英俊,不要责怪他送给你的只是一双手套而不是九十九朵玫瑰。 女孩们,要知道,不是每个男人都能把爱挂在嘴边,所以,请不要在他回答“爱不爱你”不够干脆时心生怀疑,不要让他把这种回答变成一种无奈的习惯。女孩们,你要学着体会无言的承诺,请相信,当他静静的看着你微笑时,当他轻轻的抚摩你的头发时,当他自然的牵着你的手时,他就是爱你的。 女... 阅读更多»

微评:关于互联网支付


闹得这么火的互联网快捷支付可以算是一个时代发展创新的必然结果,两大民营巨头支付宝和腾讯的虚拟信用支付直接被央行叫停,敢动国营企业的奶酪,即使你做的再大,实力在雄厚在“宏观调控”面前都是浮云,最终还是沦为资本家利益链中的牺牲品。 阅读更多»

闹心的微软、闹心的安全管家、闹心的KB2930275


闹心的KB2930275 前天晚上下班回到家,打开电脑后发现QQ安全管家提示有四个漏洞需要赶紧堵上; 本着一个强迫症患者逢漏洞比堵上的原则,俺是义无反顾的就小手一抖,把补丁打上了,补丁打上了之后电脑提示重启,和之前没有什么区别啊,安久没有在意重启了。想想马上心爱的电脑电脑就没有漏洞威胁了,还真是有点小激动呢;但是万万没(没读第四声)想到啊,他喵的居然蓝屏了,话说按的小Y真的还是第一次蓝屏呢。 什么情况啊,怎... 阅读更多»


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坐在窗前,打开窗户,望着窗外的万家灯火,感受春风拂面的轻柔,这种感觉让我念起家…… 家,是咕噜呼噜煨在炉中的鸡汤。 家,是包裹在糖丝里嫣红的山楂。 家,是暖暖被窝里甜蜜的拥抱…… 树,离不开自己的根,亦如我们离不开自己的家。曾经,厌倦了家的束缚,烦透了耳边的碎碎,拼命挣脱可怕的牢笼,飞往外面的大千。飞出去的那一刻,自由的翅膀带我游尽了肆意的梦网,享受着我以为的天堂。 终于有一天,迷失了方... 阅读更多»

黄桃第一县–安徽砀山


安徽省砀山县,中国黄桃第一镇。 砀山县位于安徽省最北端,属于宿州市管辖,素有“世界梨都”美誉。地理位置优越是皖、苏、鲁、豫四省七县交界处。 砀山县现有黄桃种植面积广大,黄和故道串县而过,有着优秀的自然资源和水土条件。生产出品质优秀的黄桃品种。已形成环黄河故道中心形成了全国最大的黄桃交易市场,吸引了附近近百里的桃农交易,为黄桃生产厂家提供了绝佳的收购平台,近年县政府大力推广无公害种植,严禁有机磷农药... 阅读更多»

流水账——关于马年春节


夜已经深了,却还是睡不着,不知道是为了白天做的错事说的错话而忏悔还是为了未来的事情而祈祷,很久没有写点什么了,有事想得很多,但是等到拿起笔,想记录的时候确实没有任何的想法了,空洞洞的脑袋像个空心的西瓜,记住的只有零星的片语只言, 想得多了,没有记录下来感觉可惜,但是当想有所记录的时候却是感觉无从说起,这种感觉十分讨厌却又挥之不去。也不强求了,就当记录流水账吧,想到哪儿就写道哪儿吧。 新年过去也有... 阅读更多»

其实我们做过梦


走走停停,我们早就过了爱做梦的年纪。尘世的繁杂,逐渐的淡化了我那些年用蜡笔描绘的针织衫。 恍然之间,我们就丢失了人生最美好的一些东西。那时的我不切实际,总是梦想站在碉楼守望飞机。 不再因为一朵大红花而哭鼻涕,滴在袖管的墨迹,那年摔碎的水晶体,杰伦的调调陪伴着录音机。 那时沉思可以写做绕指缠绵,那时思念可以写作串撤呼吸。那时我们用绿草,用水彩笔,用秋千共同组成的青春期。 一张张带着暗香逐渐发黄的字体... 阅读更多»

“慢慢走,不放弃”——写给我和我的朋友们


写在前面:这是我的好友、高中同学大茂子同学写的一篇日志,曾经他的QQ签名是“不抛弃,不放弃”,一起度过的青春,一起犯过的而,好的东西总会走后到来,所以我们要“慢慢走,不放弃”,同时送给我的朋友们,--谢谢茂子,加油。。 所有的伟大与非凡,一定伴随着数不尽的跌倒与创伤,所有的成功与辉煌,一定伴随着数不清的挫折与忧伤。有人说过,青春本是残酷的,在青春的路上,你觉得孤独就对了,因为那是让你认识自己的机会;你觉... 阅读更多»

我眼中的爱情


我眼中的爱情,是体现在很多很多很微小的细节,他不舍得你寒冷,不舍得你落单,不舍得你难过…以为爱情就是真心的心疼。关于爱情,我要真心,要死心塌地的陪伴,要无疑的信任。 他在这一次我失去亲人的无助中,做到了真心和陪伴。在南昌的一个月,我觉得日子踏实而幸福。他会想办法逗我笑,会照顾我的生活体贴入微,无微不至,会为了我的一个笑容而开心不已。我以为这就是一生。我真心想要和他在一起,所以在后来的数次被他家人... 阅读更多»

悲冬


这个冬天,异常寒冷。 因为心无所依,因为失去。 不知不觉我的生日过了,不知不觉又到了新年。当整个空间布满了对过去的告别对新年的展望。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许,说什么都没那么重要吧。 不懂你的人依然不会懂。 小的时候,我养过很多只猫。第一只花猫,是妈妈捡来的,捡来的时候,它已经很老了,它很懒,不怎么爱动。妈妈不喜欢它,因为它总是爱钻我的被窝。而那个时候,我喜欢极了,因为它会陪着我,白天陪着我,晚... 阅读更多»

关于福元

福元,出生于公元1990年4月15日,安徽宿州人,业余摄影师,业余设计师,业余程序员,业余挖掘机驾驶员,IT民工社会闲散人员,先后毕业于大王庄设计学院、小王庄摄影学院,眸之电脑专修学院,皇家布鲁斯特挖掘机学院,曾担任小王庄第二摄影对副队长兼伙夫,擅长低快门拍摄运动物体和无灯拍摄等,曾参与小刘庄计划生育宣传栏设计和小王庄第一洗浴中心--天上人间(现在处于停业整顿期间)开业典礼的拍摄,曾担任某世界五百强企业运维和软件开发人员(曾删除主数据库后引咎辞职),曾参与某市旧城改建项目--强拆先头部队的挖掘机驾驶员(因误操作导致被拆房屋旁边的电线杆倾斜而跑路)。负债数百万,现流落于杭州,以给街边少妇看相算卦为生。作品详见 http://www.fuyuan.me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