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评:To 射手网


纪念射手网,一个真正的公益性网站最终还是逃脱不了这个体制下的命运,由衷感谢为无数美剧默默奉献字幕的人员。是这个社会对不起你们。自从Google退出后言论封锁貌似日趋严重,如今快播倒了,各大视频网站以及电视盒子也被和谐了,美剧也下架了,人人和射手如今也没了,居然字幕都不放过。某对夫妻整天环游世界,而屁民连个外国视频都不让看,看来我也只有每天蹲在家里看新闻联播和手撕鬼子了。朦胧间隐约可以听到广电总局的领... 阅读更多»

Forever


这是在同学的同学的空间里看到的,估计就是回忆大学时光的故事吧:女孩都是多愁善感的孩纸吧,回忆的时候应该带着笑带着泪吧。。。。 认识你,是我大学生活中、乃至以后日子里很美丽的意外了吧!亲,这是我说过的一句很矫情的话吧,但不要怀疑它,是从我口中说出来的:真理, 我们从11年9月13号入学到现在认识两年了,昨天还讨论怎么感觉认识了好长时间,才过了两年。太多太多的事情包括性格为人、做事方面把两个不相关的女孩扯... 阅读更多»

类似……


写在前面:这是哥们(女)琳妹子写的日志,看了下时间,挺早了是在2011年的时候,想想那时候估计我们还没有认识吧,大概吧,和他们在一起都过了很多的快乐的时间,非常怀念但是的时光,但是都回不去了,现在也只能拿出那些记忆回味了。。。。。 <!-- 写的很伤感呢,不知道是为啥,估计是那小丫头失恋了吧。。。 呵呵-->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经历了一些事一些人我会在其中慢慢地成熟,慢慢地磨练中成长…但是我错了, 我单... 阅读更多»

如果她变成了“他”,我就嫁给他


有没有一个人可以和你在一个城市不约而同挤同一辆公交车;有没有一个人的身份证号码就和你的有三位数不一样;有没有一个人和你小学,中学,高中和大学都是同一个学校毕业的。 我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是在小学学校的走廊里,那时她在六(3)班,我在六(4)班,她总是扎两个大辫子,在脑袋上晃啊晃的,但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在九年级的时候由于学校组织分班,她来到了我们班,她还是大辫子,不过换成马尾辫,但依然很长,这次我知道了... 阅读更多»

我看《雪国列车》


很久没有写过影评了,不过偶然的一个《雪国列车》却引起了我对人生观的共鸣。 列车从车头到车尾,根据身份地位进行排列,车头也就是整个列车的生命,被称为永动机。车尾自然就是所谓的寄生虫寄居的地方。 在大风暴来临后,人们仅仅依靠这辆火车,生存,这列火车也维持着原始世界最初的平衡。 电影开头,反应了暴力对手无寸铁的人们的压迫。反抗似乎是每一个观众都在心里呐喊的。 眼睛妹,暂且在这里让我这样称呼她,喜欢性的一... 阅读更多»

夏夜叶惠美


写在前面:这是好友chz的空间中的一篇日志,写的不错,此人也是非常之油菜花,谢谢了!!!! 有时候我们似乎不该去探究曾经,过去是美好,是伤悲一切的一切都烟消云散,不管心底是不是还保留着那份天真。 当我们打开记忆的背包的那一刻就注定着要接受那不属于自己的伤害。 深夏,空气都是凝结的。内心的沉闷,用深呼吸去解放。 一遍一遍的听着爱如潮水··· 你该知道怎么样会让我心碎 你可知道这样会让我心碎 不要别的男人见识你... 阅读更多»

闲着扯淡


都说闲下来的时候就容易想的多了,我感觉也是这样,似乎自己每天不知道忙着什么事情的时候也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就是闲下来的时候才会想想,想想自己,想想无聊的事情。 感觉自己好长时间都没有闲下来了,每天忙着自己都不知道忙啥的事情,上班下班,好像都是定好的,虽然每天都不一样,看着陌生又熟悉的人,做些相同而又不同的工作,一天到晚,闲不下来,一天一天循环往复。 其实也不是真的没有时间,而是赶脚自己变得懒了,宁... 阅读更多»

说好的不伤感


不知该从何说起,你们都已经平安到家了,现在都在梦乡里了吧,我还在守护着我们的小家, 只是也只是最后一晚了吧! 看着空间各种说说、照片还没走我们便开始想念,有些人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在相见,也有一些人你一辈子都不会在想见。 怎么办?你们都不在,我怎么过儿童节, 没你们在怎么可以过一个不属于我的儿童节,所以明天你们无论好的坏的 ,请你们一定要开心好不好 ,因为我们不在一起了,我们在不同的地方在过一个不属于我... 阅读更多»

湖南卫视-亲爱的!加油!!主题曲MP3下载


湖南卫视-亲爱的!加油!!主题曲MP3下载 今天在网上无意间听到了这首歌,感觉不错,这个是湖南卫视的一个夫妻真人秀的节目(具体我也没看过呢),朱丹(对此人感觉不错,嘿嘿)主持的,主要是改编的不错。感谢主创人员给我们提供的好音乐,谢谢。。 就找到了他的原来的链接,从土豆网上下载视频文件,然后用格式工厂转换成Mp3格式的文件,上传到百度云里面现在可以下载了。。。。 这是下载链接:(百度网盘)http://pan.baidu.... 阅读更多»

时光,久了。


很久以前,我喜欢借笔倾诉,回想起来,我已经很久没有写过东西了。 大概是我老了吧, 过了那个需要倾诉的年龄,转而习惯于所有的情绪自己消化。 因为没有人听。因为没有人懂。因为 没有人在意。因为没有人能改变。 现在经常会怀念那些我单身的岁月,一个人努力奋斗,一个人做决定。 现在,多了一个人, 却没有了一个人时的洒脱,反而事事受约束。 以为会有人替你做决定,到头来,还是自己一个人陷入了无援的受缚状态。 一个人纠... 阅读更多»

关于福元

福元,出生于公元1990年4月15日,安徽宿州人,业余摄影师,业余设计师,业余程序员,业余挖掘机驾驶员,IT民工社会闲散人员,先后毕业于大王庄设计学院、小王庄摄影学院,眸之电脑专修学院,皇家布鲁斯特挖掘机学院,曾担任小王庄第二摄影对副队长兼伙夫,擅长低快门拍摄运动物体和无灯拍摄等,曾参与小刘庄计划生育宣传栏设计和小王庄第一洗浴中心--天上人间(现在处于停业整顿期间)开业典礼的拍摄,曾担任某世界五百强企业运维和软件开发人员(曾删除主数据库后引咎辞职),曾参与某市旧城改建项目--强拆先头部队的挖掘机驾驶员(因误操作导致被拆房屋旁边的电线杆倾斜而跑路)。负债数百万,现流落于杭州,以给街边少妇看相算卦为生。作品详见 http://www.fuyuan.me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