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时,我很累了 其实,一直没有人懂我。 我习惯假装坚强,习惯了一个人面对所有…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怎么样有时候我可以很开心的和每个人说话,可以很放肆的;可是却没有人知道,那不过是伪装,很刻意的伪装我可以让自己很快乐很快乐,可是却找不到快乐的源头,只是傻笑。我不习惯把事和别人说,因为我不习惯别人用可怜的眼光看我。其实,我很珍惜身边的人,只是生活的压力让我善于遗忘,把那些记忆通过通遗忘我以为遗忘可以让自...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