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识过真诚的信仰。 也见识过无聊的信仰。 还见识过无耻的信仰。 其实我自己的信仰比以上所说的更为变态、 我时常在想、自己在幼稚园、小学、初中、高中、包括没有上学的那段时间、为什么没有多些XOXO呢、 当我用现实生活推翻对信仰的向往、所以这时候我重建了自己的信仰、 我信仰着无党派的生活、再那里可以肆无忌惮的烧杀抢掠、还可以做很多无耻的事情、 我想说、我急需神的力量、或许重温、或许疗伤、 我不需要的是羡慕和...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