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月之后我来到了合肥。今天,第八天。 之前总是拿这个城市和熟悉的上海相比,我们对一切未知或不熟悉的东西总是排斥的,所以不免会觉得反感。可是经历这五个月的缓冲,也觉得对这个城市并没有原本的讨厌。 那些我们曾经以为会念念不忘的东西,也慢慢被抛之脑后。 那些曾经信以为真的感情,也如昙花。或许还没开,便已凋谢。 现在才明白,离开之所以伤感并非只因害怕再也不能相见。 也因你深知,离开便意味着结束。还有人走茶...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