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Use of undefined constant ‘CONCATENATE_SCRIPTS’ - assumed '‘CONCATENATE_SCRIPTS’' (this will throw an Error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in /data/htdocs/zoeblow.host.smartgslb.com/wp-config.php on line 88 朋友 - 我是福元

标签 朋友 下的文章

朋友变情人在变朋友


朋友变情人在变朋友   这个是我的很喜欢听的歌曲之一,因为他似乎讲了很多事情,跟我有关的,我知道作者的心情所以感同身受,因此听歌曲的词的时候根由一份特别的感觉,也许是因为这样所以自己听歌的时候跟喜欢去听歌曲的歌词而不是旋律,因为说实话,个人感觉大陆包括乐坛的那些所谓的曲作家都是TMDcaodan!<话说扯远了> 说到感同身受,莫过去那些比较较真的歌词,记录的整个的从朋友变成情人在变成朋友的过程,从... 阅读更多»

芜湖之行


本月六号七号是拿证的日子,或许是我们都随着时间的改变而改变了。再也找不到以前的感觉了,期望看到见到的人基本都见到了,但是还有好多一部分的的人没有出现,不知道为什么,或许他们跟我想的不一样,他们不想在看到同窗三载的朋友一眼。 在芜湖一共呆了两天两夜,看到了很多昔日的好朋友、好哥们。还有好多好女孩,唉现在她们基本都是名花有主了,我是没有什么机会了,再想想也对哦,她们或许为什么要给我机会啊,没道理啊,... 阅读更多»

春游小记


写在前面:春天到了,看到好多好友空间里面传的形形色色的关于春游的照片,自己心里也是不免羡慕嫉妒恨啊,但是没办法啊,咱们现在已经不是学生了,也没有机会放弃工作,没心没肺的出去走一走啦,仿佛是拴在绳子上的蚂蚱,飞不了,也走不了,很是苦闷,就借着老同学@Heath 的一篇骚文,感受下春天的气息把!!!! ——我是福元 顺着徽州大道一直骑行。路上看到不一样的风景。发现路上也有好多和我一样周末骑行的驴友,和我不同的... 阅读更多»

存在电话本里的朋友


写在前面,在4.1号的时候,有很多朋友都被我耍了吧,呵呵,我用新买的手机号码,忽悠老朋友,好多朋友都没有听出我的声音来,只有东升自己第一时间听出了我是谁,正好那天是愚人节,所以用这样的方式来告诉他们我换号码了,效果还不错,他们都记得我,我们聊得很开心,挺好的。。。。 ——我是福元 你有多少住在手机里的朋友? 通信时代,无论是初次相见还是老友重逢,交换联系方式,常常是彼此交换名片,然后郑重或是出于礼貌用... 阅读更多»

送给老朋友的话


偶然间想起老朋友,就习惯性的打开空间,然而上面显示:“抱歉,该空间仅对主人指定的人开放”我顿时愣了!随后,却又淡然了。   有些人,总是会慢慢的淡出你的世界,慢慢的在你的记忆里模糊…   因为时间,因为距离,因为没有联系…QQ上,清一色的手机挂着,我隐身着,你看不见,你隐身着,我亦看不见,很多人宁愿找些陌生人或者不熟悉的人聊天,也不愿意和以前的好朋友聊天。   不知道要聊什么,也不知道从何聊起…时间长... 阅读更多»

朋友易得,知己难求!


所谓朋友,大抵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相交,一种是知已。相交易得,知已难求。人之一生,得一知已足矣。而红颜知已,更是可遇而不求。 有言道:能拥有红颜知已的一定是男人中的智者,能做红颜知已必是女人中的上品。现在蛮大街的人都在找所为蓝颜、红颜,人和人之间的感情细腻而微妙。谁人能看懂?!而红颜知已,更是可遇而不求。曾经以为自己有过,到头来却是空。 士为知已者死、女为悦已者容,千金易得、知已难求。从远古至今... 阅读更多»

一路走来,感谢你们!


#不知不觉的已经来芜湖两年了,只有在空间的相册中才能找到当初的那个自己的模样,无论怎样当初自己都还是那样悄无声息的溜走,任自己有千般的不舍,留下的位置还能是回忆!!! #前天晚上和琳妹子在操场上一起坐着吹风,我们聊了很多,当我们聊到友情的时候,我发现我还是真的听幸福的,虽然我没有很多的朋友,但是“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知心朋友,这个我还是有的,一路走来,感谢你们! #是你们让我对友情,朋友等词... 阅读更多»

2013。整装待发。


一晃之间,两年半已经过去了,从我来到这个学校开始到现在,我认识了很多人,学到很多事。感谢在这两年里能有大家的陪伴,我相信,我的大学生活多姿多彩到我在未来的十年,二十年都不会忘记你们。感谢辅导员,感谢计媒101,感谢3#314。面临毕业,面临就业,我们曾是那么的彷徨,不过我相信我们大家都是有能力的。2013年1月3日19时30分,我收拾好所有的一切,坐在电脑面前,等待着时间的到来,再过3小时,我就要离开这个寝室,... 阅读更多»

关于福元

福元,出生于公元1990年4月15日,安徽宿州人,业余摄影师,业余设计师,业余程序员,业余挖掘机驾驶员,IT民工社会闲散人员,先后毕业于大王庄设计学院、小王庄摄影学院,眸之电脑专修学院,皇家布鲁斯特挖掘机学院,曾担任小王庄第二摄影对副队长兼伙夫,擅长低快门拍摄运动物体和无灯拍摄等,曾参与小刘庄计划生育宣传栏设计和小王庄第一洗浴中心--天上人间(现在处于停业整顿期间)开业典礼的拍摄,曾担任某世界五百强企业运维和软件开发人员(曾删除主数据库后引咎辞职),曾参与某市旧城改建项目--强拆先头部队的挖掘机驾驶员(因误操作导致被拆房屋旁边的电线杆倾斜而跑路)。负债数百万,现流落于杭州,以给街边少妇看相算卦为生。作品详见 http://www.fuyuan.me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