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这首歌,所以从一开始就将它设为某个人的专属铃声。和某个人一样,占据在我心里某个特殊的位置。 音乐就是这样,总是能在特别的时候打动人的心。 过年过的像是相亲派对一样,一个又一个的年轻人在家长或者岁月的压力压迫下妥协,或者逃避。 也许不久的某一天,我也会逃避或者妥协。爸妈不断的告诉我,我和同样出去打工的人没有什么区别,不要心高气傲。其实我只是想说,我不想那么早被束缚。 我记得某人那天说,没人要我...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