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了,我每天忙忙碌碌。 虽然跟预期的一样不适应。但也跟预期的一样无可奈何。 我并非想推脱,也心甘情愿。只是内心仍不可避免的觉得不公平。 来源于周边人的一言一语,来源于爱的家人的忽视。。。也,来源于自己的内心。 我还是想念那个曾经让我想逃离的地方。还是想念那群陪在我身边的人。 我刚才很没形象的躺在雪里大哭,也对,我早已没了形象。 形象只不过是自己给自己的虚荣找的代名词而已,一切都掩盖不了心。 我本无...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