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我的人生中还会有多少1110个日日夜夜,我不知道我还能有多少个日日夜夜可以像现在这样自由而不为生活所迫。 从09年开始工作,我只是在一次次的伤害和敏感中愈来铜墙铁壁。 人们常常会记着谁谁谁对自己的伤害和不好,一个人说我今天怎么怎么不开心,另外一个人一定会说,你那算什么,我这样这样才是最不开心。 不明白,每个人的感情天平和敏感承受度都不一样,何必非要争出个你胜我负呢。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自己不开心...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