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爱能承受多少的误解 熬过飘雪的冬天 一句话能撕裂多深的牵连 变的比陌生人还遥远 最初的爱越像火焰 最后越会被风熄灭 有时候真话太尖锐 有人只好说著谎言 假如时光到流我能做什么 找你没说的却想要的 假如我不放手你多年以后 会怪我恨我或感动 想假如是最空虚的痛 一个人要看过几次爱凋谢 才甘心在孤独里冬眠 最初的爱越像火焰 最后越会被风熄灭 有时候真话太尖锐 有人只好说著谎言 假如时光到流我能做什么 找你没说的却想...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