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二月月 发布的文章

其实我们做过梦


走走停停,我们早就过了爱做梦的年纪。尘世的繁杂,逐渐的淡化了我那些年用蜡笔描绘的针织衫。 恍然之间,我们就丢失了人生最美好的一些东西。那时的我不切实际,总是梦想站在碉楼守望飞机。 不再因为一朵大红花而哭鼻涕,滴在袖管的墨迹,那年摔碎的水晶体,杰伦的调调陪伴着录音机。 那时沉思可以写做绕指缠绵,那时思念可以写作串撤呼吸。那时我们用绿草,用水彩笔,用秋千共同组成的青春期。 一张张带着暗香逐渐发黄的字体... 阅读更多»

“慢慢走,不放弃”——写给我和我的朋友们


写在前面:这是我的好友、高中同学大茂子同学写的一篇日志,曾经他的QQ签名是“不抛弃,不放弃”,一起度过的青春,一起犯过的而,好的东西总会走后到来,所以我们要“慢慢走,不放弃”,同时送给我的朋友们,--谢谢茂子,加油。。 所有的伟大与非凡,一定伴随着数不尽的跌倒与创伤,所有的成功与辉煌,一定伴随着数不清的挫折与忧伤。有人说过,青春本是残酷的,在青春的路上,你觉得孤独就对了,因为那是让你认识自己的机会;你觉... 阅读更多»

我眼中的爱情


我眼中的爱情,是体现在很多很多很微小的细节,他不舍得你寒冷,不舍得你落单,不舍得你难过…以为爱情就是真心的心疼。关于爱情,我要真心,要死心塌地的陪伴,要无疑的信任。 他在这一次我失去亲人的无助中,做到了真心和陪伴。在南昌的一个月,我觉得日子踏实而幸福。他会想办法逗我笑,会照顾我的生活体贴入微,无微不至,会为了我的一个笑容而开心不已。我以为这就是一生。我真心想要和他在一起,所以在后来的数次被他家人... 阅读更多»

悲冬


这个冬天,异常寒冷。 因为心无所依,因为失去。 不知不觉我的生日过了,不知不觉又到了新年。当整个空间布满了对过去的告别对新年的展望。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许,说什么都没那么重要吧。 不懂你的人依然不会懂。 小的时候,我养过很多只猫。第一只花猫,是妈妈捡来的,捡来的时候,它已经很老了,它很懒,不怎么爱动。妈妈不喜欢它,因为它总是爱钻我的被窝。而那个时候,我喜欢极了,因为它会陪着我,白天陪着我,晚... 阅读更多»

关于福元

福元,出生于公元1990年4月15日,安徽宿州人,业余摄影师,业余设计师,业余程序员,业余挖掘机驾驶员,IT民工社会闲散人员,先后毕业于大王庄设计学院、小王庄摄影学院,眸之电脑专修学院,皇家布鲁斯特挖掘机学院,曾担任小王庄第二摄影对副队长兼伙夫,擅长低快门拍摄运动物体和无灯拍摄等,曾参与小刘庄计划生育宣传栏设计和小王庄第一洗浴中心--天上人间(现在处于停业整顿期间)开业典礼的拍摄,曾担任某世界五百强企业运维和软件开发人员(曾删除主数据库后引咎辞职),曾参与某市旧城改建项目--强拆先头部队的挖掘机驾驶员(因误操作导致被拆房屋旁边的电线杆倾斜而跑路)。负债数百万,现流落于杭州,以给街边少妇看相算卦为生。作品详见 http://www.fuyuan.me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