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二月月 发布的文章

看看我在干什么啊!


时间:2013-2-28 地点:航天-外景基地 任务:fuyuan 摄影师:小宇 器材:Nikon D700 镜头:18-35mm 广角镜头,拍出冲向镜头的感觉!!!模特是本人,大家凑合着看把!!! 阅读更多»

什么都会过去的


我不知道我的人生中还会有多少1110个日日夜夜,我不知道我还能有多少个日日夜夜可以像现在这样自由而不为生活所迫。 从09年开始工作,我只是在一次次的伤害和敏感中愈来铜墙铁壁。 人们常常会记着谁谁谁对自己的伤害和不好,一个人说我今天怎么怎么不开心,另外一个人一定会说,你那算什么,我这样这样才是最不开心。 不明白,每个人的感情天平和敏感承受度都不一样,何必非要争出个你胜我负呢。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自己不开心... 阅读更多»

单行本-这样的我


有人说,梦想注定是一个人的旅行。我总是觉得我的梦想是注定流浪的,居无定所,颠沛流漓。一个人的颠沛流漓,在忽然到达某个小站时,我会因为喜欢这个小站的名字,或者只是感觉,就决定在这停下来。在看见了路过了见证了所有的不关乎自己的事物以后,我总在想,那个时候的我在做什么,或者到那个时候的我会做什么。是不是和他们一样简单的笑着还是还和现在一样偏执的去尝试我所有的不知道和不喜欢,坚持别人不理解的我,这么怪... 阅读更多»

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


那年,她22岁,是文工团的演员,有两只漂亮的大眼睛和两条修长的腿。她的男友,是一个边防战士,在中苏边境上。   追求她的人很多,其中有一个是高干子弟,人长得英俊挺拔,亦很有才情,而且,想把她留在北京。她动心了,面对外界的诱惑,不动心是假的。   于是,她想到了分手。   正好,那年年底,有去他那所在连队的慰问演出,她报了名,她要亲口告诉他,别等我了。   她们是在一个漫天风雪的夜晚出发的,天寒地冻... 阅读更多»

能让人心酸至极的句子


1。 姥爷去世了。妈妈平静地处理完后事,晚上回来她栽倒在床上抽泣道:“女儿,你知道吗,妈妈没有爸爸了……”我顿时心酸至极。 2。 出国一年,回来时妈妈已患上老年痴呆,迷迷糊糊,不认人。我走到床边看她时,她竟忽然冲我笑了,说:“你胖了。” 3。 今天坐火车,两个老婆婆坐宰我身边,其中一个是来送另一个的,两人双手拉在一起不停念叨着。要发车了,一个老婆婆下车,回头说了句话-“姐啊,今年我89岁,你90岁,这是我们这辈子... 阅读更多»

给这个时间的自己


  这两天有些不知所措,大二将要结束,我的大学生活还是那样的平淡,每天不是机房就是宿舍,偶尔去下球场,我喜欢呆在宿舍的电脑前,看看空间里的各种状态,从他们的字里行间可以感受的到他们不同的生活。有时我也会。也许这是一种生活习惯,也是一种比较情绪化的表现,只是表达的情绪有好与坏。我听别人说能说出来的都不是最伤心的,伤心的程度越大越是无法用难以言表。(看来我现在还不属于伤心难过的表现)现在的我不... 阅读更多»

那年,那天


忘记了时间 一分一秒 忘记了多久 是否还能回到从前 那天我们 是否会相见 青春是片翻过去的书页 还记得那年操场的篮球架边 羞涩的初恋 那天我们就要相见 不知道那天将是哪一年 是否会相见 是否会想念 是否还记得那一天 我们都在莫名其妙的改变 我们都在漫无目的的许愿 也许有一天 那一天 那一年 还会再现 寂静池塘边 多了陌生脸 操场秋千早已不见 忘了时间 请闭上双眼 鬓角的白发也会不见 请出现在我回忆的身边 每年 我都在等你... 阅读更多»

关于福元

福元,出生于公元1990年4月15日,安徽宿州人,业余摄影师,业余设计师,业余程序员,业余挖掘机驾驶员,IT民工社会闲散人员,先后毕业于大王庄设计学院、小王庄摄影学院,眸之电脑专修学院,皇家布鲁斯特挖掘机学院,曾担任小王庄第二摄影对副队长兼伙夫,擅长低快门拍摄运动物体和无灯拍摄等,曾参与小刘庄计划生育宣传栏设计和小王庄第一洗浴中心--天上人间(现在处于停业整顿期间)开业典礼的拍摄,曾担任某世界五百强企业运维和软件开发人员(曾删除主数据库后引咎辞职),曾参与某市旧城改建项目--强拆先头部队的挖掘机驾驶员(因误操作导致被拆房屋旁边的电线杆倾斜而跑路)。负债数百万,现流落于杭州,以给街边少妇看相算卦为生。作品详见 http://www.fuyuan.me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