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二十八号收到辅导员信息,说是学校有事让我六月六号之前回到学校,心里盘算着芜湖这边的这些事情和这么多和朋友,没有考虑,直接请假回来,。 五号早上五点,列车驶入芜湖车站,跟往常不一样的是这次没有同伴也没有人来接,跟往常一样的是火车站的大哥们还是很热心的问我坐车不,要苹果手机不;大姐们依然很热心问我住不住旅馆。^_^ 坐车睡了一夜其实不这么疲倦,拦个出租车火急火燎的往学校赶,早晨的芜湖还是很清净,路上很少有车,我和司机大姐聊了一路,她说在哪儿发展都不如在芜湖,呵呵,或许是她的家他才这么说,我还感觉哪里都不去砀山好呢。。 🙂 我让大姐在商贸门口停了一下,我用手机拍了一张商贸大门的照片,然后就去了隔壁的机电学院,因为我在商贸已经没有地方住了,到了机电,老姜已经把床铺收拾了,我回到宿舍就把老姜和小黑弄醒,然后一起像高中的时候一样侃大山,天马行空,从学校到工作最后还是离不开高三17班的那几个鸟人们,快到八点的时候老姜带我去吃了早饭,回来他们俩就去上班了,屋子里就我自己,我讨厌这种气氛,所以就自己去了商贸 。 时隔半年我又一次回到这个学院,说不出的滋味,无数歌曲涌上心头,《老男孩,同桌的你,青春纪念册,我只在乎你,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想唱出来又怕门卫打我,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或许是因为这里曾经有我的青春,但是现在已经死去了,也或许这里还有当时的东西却没有了当年的那些人。回忆还是活灵活现的,但是面对拥挤的校园谁也不认识,不由的悲从中来,或许这个校园已经不属于我了。 在大门停留片刻我还是决定去寻找昔日的足迹,第一站我去了男生宿舍,走到七栋楼下看到宿管大叔,和往常一样说了一句:宿管好,他回了一句,好像和往常没有什么不一样,上了四楼,一个一个宿舍的走过去,407.408.410.413.415个个宿舍都是紧锁着,我已经没有了413的钥匙,进不去宿舍,只有在宿舍门口拍了一张照片,413,从一开始这个数学对我们来说已经有了特殊的意思,不是吗。。 离开宿舍,没有去教学楼而是来到操场,顶着八点半的太阳走了一圈,在阴凉处的一对情侣像看傻逼一样的看我走完了这一圈路。然后我头也没有回的走出了操场,或许还不到九点,好多喜欢打球的汉子还没有起床,也或许还在教室里浪费生命,球场上居然一个打球的人都没有,更不要说打排球的了,更不用说妹纸了。 离开球场,我又到了食堂一楼,看到了熟悉的绿豆沙冰,毫不犹豫走过去买了两杯,找一个以前经常坐的位子坐下,喝着绿豆沙冰,还是熟悉的味道,我知道配方肯定没变,哈哈。。坐在常坐的位子上,很不习惯,或许是左边少了强子,对面少了小路和小科,喝着熟悉的绿豆沙冰也没有了熟悉的感觉,看着不断走过的同学们,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每个人都很面熟,但是走进了才发现根本就不曾见过。不知不觉一口一口把两杯绿豆沙冰都喝完了。 商贸之大,何处是我容身之所,我想除了食堂还真的哪儿也去不了了。。 下午太阳没有这么火辣的,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有来到商贸排球场,但是依然没有看到打排球的妹纸,但是看到了正在比赛打篮球的妹纸,话说看什么不是看呢,就看了一会,没想到还真等来了打排球的人,但是不是妹纸而是汉子,厚颜无耻的凑上去要求加入,走进了才看到原来是外语系的两个老师,于是一起打起来,好久不打,疏于练习,力不从心,但是对面是汉子啊,不是妹纸,又没有了强哥的掩护,真心呼唤强哥你快回来,我一人打他们不来。。再说了,会计系,经贸系,电信系,公管系,外语系,政法部的妹子们,你们都干嘛去了。。T^T 突然狂风大作,眼看就要下雨,不忍心离开球场,和熟悉的校园,来到实训楼办这次的主要事情,这次见到你冯丽,和小乔,聊了最近的改变,很开心,我要说,我很欣慰啊。。。 吃饭还是继续以前每周五的先例,但是这次吃饭我没有跟他们AA。吃罢,继续买水果,叫妹纸,去机电小石桥。西瓜,荔枝,妹纸,都到了,还是和往常一样继续侃大山,这是每次吃饭的必备曲目。。 说到芜湖的妹纸还是寒姐最给力,下班后,冒着大雨,来到商贸,还给我带来了新鲜可口的荔枝,寒姐感激不尽,好兄弟我会永远念着你的好的,祝你幸福。。 感谢王晨,为了等着见我一面背上了重友轻色的"骂名",实在对不起,在这儿向茂子同志,猪猪侠同志,婷婷同志,以及晨晨家人说一声对不起。哥们我们聊了很多,希望你们按照你自己的路走下去,切记浑浑噩噩,混天度日,还有请珍重。 老姜,其实我一直为你的终身大事而想你呢,你也知道,我们三个这个情况,工作不管怎么样,先干着,虽然你现在已经不让我着急了,但是凡事切记多想多看,虽然我说的句句都是废话,你就权且当成哪里爱看不看,我知道你不会太让人操心滴,珍惜吧,少年。。。 段小黑,平时打闹也好,正经也罢,我们也算一起走过很多,你对很多事物认识的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那句话说得好浓缩的嘛 ,我走之后,要记住增强营养,加强美白,要不然让老姜给你Ctrl+M一下,哈哈哈哈…… 来到芜湖,叨扰数日,非常感谢芜湖的亲们,要走了,十分不舍,再次感谢。。。 再会。。。。 (2013.6.7离开芜湖的列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