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这首歌,所以从一开始就将它设为某个人的专属铃声。和某个人一样,占据在我心里某个特殊的位置。 音乐就是这样,总是能在特别的时候打动人的心。 过年过的像是相亲派对一样,一个又一个的年轻人在家长或者岁月的压力压迫下妥协,或者逃避。 也许不久的某一天,我也会逃避或者妥协。爸妈不断的告诉我,我和同样出去打工的人没有什么区别,不要心高气傲。其实我只是想说,我不想那么早被束缚。 我记得某人那天说,没人要我要,多少钱我给。我宁愿相信是真心说的,可它怎么看都只是一句玩笑话。 两天时间悄悄的过去了,我却在每一个空档时间无一例外的想起某人。看到你进我的空间,一种不明的情愫让我想哭,我说不上来是兴奋还是喜出望外。只想跳起来说,他进我空间了他进我空间了… 我想,这起码可以证明,你没有忘记我。你还记得我。 小A给我打电话,说要回扬州了。我只淡淡的说呃。我不知道,是忠于内心是忠诚,还是遵守承诺算忠诚。 我终究还是选择了忠于内心,尽管这会让我对承诺方愧疚,尽管这个选择充满了疼痛、凄凉和落寞。 我只是怕自己一不小心,就离你越来越远。 我想念你,但我不能说我想念你。 我一直想念你,但我不能说我想念你。 我会一直想念你,但我还是不能说我想念你。 一个人坐上车去溜达,站在县城最热闹的路口,一个又一个熟悉的面孔来来回回。他们没有认出我,我也没有勇气与他们相认。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害怕开口说话。 我不知道。 我想念你。 (Txt By z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