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久未曾研磨挥毫 就连宣纸都是干燥的犯了灼热着的燥热 很久没有任思绪飞舞 就连记忆就是枯萎的迸着青烟了的飞灰

多久没有 大雨滂沱的下这整夜的雨 老天都可怜大地的饥渴 每天每夜的枯燥

莫笑他人院中花 我等自由林中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