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识过真诚的信仰。 也见识过无聊的信仰。 还见识过无耻的信仰。

其实我自己的信仰比以上所说的更为变态、

我时常在想、自己在幼稚园、小学、初中、高中、包括没有上学的那段时间、为什么没有多些XOXO呢、

当我用现实生活推翻对信仰的向往、所以这时候我重建了自己的信仰、

我信仰着无党派的生活、再那里可以肆无忌惮的烧杀抢掠、还可以做很多无耻的事情、

我想说、我急需神的力量、或许重温、或许疗伤、

我不需要的是羡慕和探索、

如今这个社会可谓是鱼龙混杂、

人与人之间充斥着的是冷漠和无奈、

社会充斥着的是愚蠢的文化、和无法治疗的精神病、

好像是可以用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治疗不治之症的精神病一样 、

这样的话这个世界上所谓的伟大的中国将会沦为全宇宙的笑柄、

我无法想象我以及那些劳苦大众、是怎样生活在这样的社会中、

也许在那些暴发户的眼中、这些都是不值得的、

所幸、不经历、又怎么会明白这些情况呢、

我想说我就是在这样的社会底层长大的、可以说见证着这个所谓的共产党发展的过程、

我生活在这个小小的县城、以前到处都是树林、果树以及一些其它的植物、

现在较多的是、把这些树木砍到、赔个千儿八百把土地征走、

就在几日前我亲眼见证了和我一样的农民兄弟在砀山县城大街上游行、

当时我说、看吧、虽然中国国内大城市没有举行“华尔街暴动”

那是因为共产党太强权专治、

农民是什么都不怕的、我他妈什么都没有了、我干嘛怕你这些东西呢、

什么都是虚伪的、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这才是真的、

所以、生活在这样的国度里我更多的是无奈、

 

过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