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了,我每天忙忙碌碌。 虽然跟预期的一样不适应。但也跟预期的一样无可奈何。

我并非想推脱,也心甘情愿。只是内心仍不可避免的觉得不公平。 来源于周边人的一言一语,来源于爱的家人的忽视。。。也,来源于自己的内心。 我还是想念那个曾经让我想逃离的地方。还是想念那群陪在我身边的人。

我刚才很没形象的躺在雪里大哭,也对,我早已没了形象。 形象只不过是自己给自己的虚荣找的代名词而已,一切都掩盖不了心。 我本无形象。 大哭,是真心觉得承受不住。 我躺在雪里大哭大叫,我像极了精神病病人。 大娘说,这闺女怎么这样,怎么拉我都不起来。 我只是说我不高兴,我不高兴,我不高兴。 我不高兴。

下雪了,我还在忙着干活,我知道该去给妈妈熬药了,所以更着急。 爸爸走出来叫我,我希望他会说,下雪了,别干了,冷。。。 可他说,该去熬药了。 虽然我已多次有如此感受,我也明白不应该计较这些。 可我还是觉得委屈的想哭。 很多时候,我的委屈,我的不平衡情绪直逼心头。 只是一句,没办法来劝自己。 可终究不能说服。

我不会怎样,我只希望在这一切结束之前,我还是完好的自己。 我希望自己能撑到一切都会过去的那一天。

我幻想着某一天,我还会再回到那个熟悉的地方,我心里打着小算盘。我越想越高兴。 我得意儿的笑。

忽然一想,眼前的一切,便觉不可能。 种种绝望让我想远离一切爱我的人。 那些我不能给予承诺,那些期盼着我回去的人。 终究只是不可能,不如直接告诉人家,对不起。

下雪了,天越来越冷,其实我也不想说再见。

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