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梦想注定是一个人的旅行。我总是觉得我的梦想是注定流浪的,居无定所,颠沛流漓。一个人的颠沛流漓,在忽然到达某个小站时,我会因为喜欢这个小站的名字,或者只是感觉,就决定在这停下来。在看见了路过了见证了所有的不关乎自己的事物以后,我总在想,那个时候的我在做什么,或者到那个时候的我会做什么。是不是和他们一样简单的笑着还是还和现在一样偏执的去尝试我所有的不知道和不喜欢,坚持别人不理解的我,这么怪,这么怪,还这么坚持

小时候是一帮孩子的头,现在就我一个头。我带大家冒险,玩。现在我一个人玩,我看小说,写小说写小同人,写自略,跟别人学录歌,玩游戏。看恐怖片,玩Cos。过我想过的大学励志生活,有书读,有觉睡,有工作做,有我想写的东西可以写,有笑话笑,或者有故事看,听,哪怕是别人的。我都会很开心。很满足。我从来都不会往深了想事情。我很笨,很分裂。也很大条。不记路,不记任何关键性的东西,以至于后果总是在混乱的回救中收尾。我喜欢发呆。我喜欢人多的大自修室的氛围,但我去还是去只有我一人的教室。我喜欢她们三两成群的在一块玩。但我却在她们有时叫上我一起时玩不起来。我喜欢突然搞活了周围的气氛,别人感兴趣时我确突然没感觉了。我可以把某些事情做的井井有条,虽然我看起来没那么靠谱。我还特别喜欢在别人说事说的特高兴的时候,我会接一句冷笑话。我所表现的永远是别人不理解的我。有些人不能接受的我都愿意去尝试。我只是想接触更多的东西,但还是脚踏实地的。我有做过很多不同的工作,期间遇到的很多不好的事情我都没有跟你们说过,我只是想让你们知道,别担心,我是可以的。虽然我不聪明。真的别担心。

初中我试着做一个坏孩子,坏孩子对每个人来说,也有不同定义。我只是想如果坏的快点,早些下来,是不是就不用你们那么辛苦。我承认我不是一个细心的人,打小就不是。所以我那个时候那么天真的以为根本是为自己的自私找借口。

我还是没有成功,庆幸我没有成功,就像一位长者说的,一个人,如果懂得爱他的家人,他永远不会坏到哪去。庆幸我没有坏到哪去,也庆幸这么坏的我还有你们喜欢。 高中我学乖了,但乖的近乎有点傻。然后别人一度以为我是不说话的,我只是不想说懒的说了。那个时候又是那个标签,怪。好像就是骨子的。连你们都说我很傻,

但这么怪这么傻的我还是很庆幸有你们喜欢。

tian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