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容易把一筐黄瓜卖完了。我看了看天,太阳都在正中了,已是中午了吧。收拾好了东西,绑好了车子。我数了数一上午的收入,还不错,卖了一百多。

初春的集市好象伤了元气。集市上有些儿冷清,赶集的人不多;尽管两边摆摊的人可劲的吆喝,可人们很少光顾。

我推着车子,在人空里穿行。两边的人大都认得,不停地打着招呼,人们的眼神,热切而期盼,我真的不愿碰触他们的目光。

在集市的一个拐角,一个中年妇女在卖儿童玩具,她手里拿着一把小手枪。见我过来赶忙说:“大兄弟,给儿子买个吧。现在便宜了。十五元就行了,要是春节,得二十元呢。”

那正是儿子想要的,一直没给他买。我拿在手里看了看,颇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轻轻放下了。春天了,用钱的地方太多了,化肥,农药,种子,耕地。孩子上学,那一样也得用钱,钱得紧着点儿花。

快走到集市头的时,卖肉的大声吆喝着。兄弟长兄弟短地叫着,用刀拍着肉说:“卖点回家吧,多好的后肘。”

忽然想起早晨到母亲家里时,父母正在吃饭,饭桌上一碗咸菜,两碗粥,几个馒头,清清淡淡的一桌。钱再紧,也得让父母吃好点。我停下车子,买了二十元钱的肉,小心地放在筐里。

路过父母家时,我把肉送了进去。母亲一个劲的不要,说:“不过节的买什么肉啊。”推辞了好几回,母亲总算把肉收下了。我的心忽然轻松了许多。

傍晚,儿子从母亲那里跑回来说:“奶奶和爷爷吵架了。”我问:“为什么啊。”儿子说:“爷爷骂奶奶,不让奶奶要你买的肉。说咱家有两个孩子念书,花钱的地方太多了。”

听了,我的眼泪蓦然从眼里流出。我赶忙转过身去。我知道当儿子无能时,给父母买再好的东西,即使他们吃了,心里也是苦的。

蓦然听到儿子在身后悄悄地问妻子:“妈妈,爸爸为什么哭了?”

 

fuq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