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碎的时光,落地成霜。

遇见的地方,已经没有了灵气的张扬。落叶花黄,置换了旧时的模样。

我在云雾里迷茫,看不清前行的方向,独自彷徨。

仍然满怀希望,希望着还是那个打着油纸伞的姑娘。不带忧郁,不带忧伤,不带惆怅,顶着烟雨蒙蒙,深情款款,一边歌唱,一边如小鸟一样,蹦蹦跳跳着,摇摇晃晃着,来到身旁。阳光灿烂的脸上,荡漾着满心欢喜的奔放。

仍然守在你的故乡。常常的去看看,看看曾经撒播过快乐与甜蜜的青青河畔。常常的去逛逛,逛逛那些存留着青春气息与浪漫记忆的曲径长廊。那些青石板铺就的路面上,浸染的幸福,散发着芬芳,在微风里,弥漫着馨香。

这份美好,由着回忆和想象,信马由缰。

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慌张。

慌张着美丽的肥皂泡,在指尖破灭。慌张着清清楚楚的画面,在眨着眼睛的瞬间,烟消云散。慌张着柔情蜜意的温馨,在一阵风的吹拂下,悄无声息的无影无踪。慌张着握在手心里的温暖,掉进流水,奔向远方。慌张着季节的车轮,淹没在秋冬的萧条与凄凉。

凄凉。

凄凉漫上心房。

心房,打着寒颤。寒颤里,叹息悠长。

我和你,已经是,天各一方。只有,梦中可以相逢,相 稀

开始害怕夜晚。害怕一个人的孤单。

漫漫长夜,透着令人窒息的凉。

凉,不可思议的占据心房,沿着血脉的路径奔窜扩张,顺着脆弱的心思攀爬,防不胜防。

开始害怕月亮。

月亮水银水银的光芒,带着阴森森的寒凉。并且,一意孤行的泼洒,泼洒得到处都是。将内心费尽心机掩藏的心事,暴露得一览无遗。藏无可藏。

害怕这样的一览无遗。

害怕寂静。

寂静里,随处可见寂寞在寻找舞伴。

我的舞伴,只有梦里才有。

爱着梦。

也只有梦了。

梦,成就着心底的渴望和殷切希望。只有梦,能成全我和你的花前月下。也只有梦,能完完整整的演绎我和你的海阔天空,还有相依相伴。

我从云朵的行走发现端倪。你在云朵上抒写的情诗,尽管缓慢的飘移,仍然能准确无误的读出字里行间的诗情画意。我懂,我真的明白,我自始自终在你的心里,在你的心里占据着无可替代的位置。

我们都不知道分别后的信息,也只能靠这样的方式。

也只能靠这样的方式了。

你仍然是我梦中的新娘。像太阳,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温暖着心房。像花朵,漂漂亮亮,散发着迷人的芬芳。像仙女,踩着莲步,婀娜多姿,含情脉脉着情深意长。......

我恍惚看见,还是那个像丁香一样的姑娘,打着油纸伞,穿过悠长悠长的雨巷,来到身旁,永远的相依相伴。

 

(初见此文,便爱之,摘抄至本人博客,别无它意,只是每每想起方便查看,仅此)